尊宝娱乐 - 男生戴不戴T,女生感觉不一样吗?

${website.getHeaderOriginal(${article.taxonomyName})}

  夜已经深了。

  

  阮初夏躺在床上,睡的并不安稳,已经怀孕有八个月大的肚子,高高隆起,她睡意朦胧艰难的翻身,侧躺着才舒服了一些。

  

  一手摸着身边的位置,都只触摸到一掌冰凉。

  

  她的丈夫,今晚依旧没有回来。

  

  寂静的别墅内,平静得令人头皮发麻。

  

  阮初夏拢了拢手里的薄被,慢慢的再次沉睡。

  

  忽然的,门被推开。

  

  脚步声伴随着浓烈的酒味钻入她的鼻尖,身后床榻塌陷,腰上搭上来一只手掌,掌心灼热,摸索着扣上她秀挺的双峰,声音带着磁性,“初心!”

  

  阮初夏从梦中惊醒,下意识的缩缩身子,伸手拨开他的手。

  

  “初心!”男人闭着眼亲昵的喊,手掌却越发放肆的伸入她的裙底……

  

  连着两声“初心”,早已让阮初夏清醒得不能再清醒,她唇间浮起冷笑,伸手拍掉他的手掌,怒吼:“霍殊!你清醒一点!”

  

  霍殊今晚喝得有点多,脑子晕晕沉沉的,听见女人的声音,微微一顿后,头拱进她的胸膛,蹭着挨近,顺便吻在她的锁骨上……“初心,初心……”

  

  吻,热辣辣的,旖旎且温柔,触碰在她的皮肤上,似是滚烫的岩浆,烧得她身体发干。

  

  烧得她,心碎成了灰。

  

  女人眼眶发红,一脚踢过去,巴掌也狠狠的甩在霍殊的脸上,“你他妈看清楚,我不是阮初心!我是阮初夏,你明媒正娶的妻子—阮初夏!”

  

  巴掌结结实实的挨在他的脸上,霍殊瞬间清醒,抽身起来。

  

  “阮初夏!”男人脸色瞬间黑沉如墨,眉梢冰霜乍现,幽冷的手指掐在了她的脖子上。

  

  “明媒正娶?”霍殊眼底闪过浓浓的嘲讽。

  

  阮初夏心在滴血,但唇边仍旧浮着笑,傲骨凛然,“你后悔娶我了?霍殊,是你亲自带着戒指来阮家求我嫁给你的!”

  

  往事重提,霍殊禁不住的怒火中烧。

  

  他用力,将她推了出去。

  

  阮初夏的头嘭的一声撞到墙上,疼得她眼冒金星,但再疼也不及他的话疼。

  

  “阮初夏,我去阮家求婚,想求的那个人是谁你不知道吗?你又是怎么进的霍家,你心里难道不清楚吗?”

  

  阮初夏紧紧的咬着唇,佯装镇定,“是啊,你想娶的那个人是阮初心,可那怎么样,你还不是娶了我!”

  

  “阮初夏!”男人怒吼,歇斯底里带着酒气的面容变得通红。

  

  他身子前倾,手指冷冷的捏在她的下颚上,力道大得似乎要将她捏碎。“阮初夏,如果不是你对我下情药,爬上我的床,用肚子里的孩子威胁爷爷,他怎么会逼我娶你!”

  

  阮初夏盯着他,看见他幽冷眸子闪过的不屑和愤怒,忽然灿烂的笑。

  

  笑自己傻,笑自己笨。

${website.getFooterOriginal(${article.taxonomyName})}

发布者 :尊宝娱乐国际_唯一指定官方网站 - 分类 尊宝娱乐官网

(必填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