尊宝娱乐 - 《三十功名尘与土》 (七) - 新加坡

${website.getHeaderOriginal(${article.taxonomyName})}

音乐资源加载中...

用这首曲子有些虐心··|,但这段故事每次想起来都心痛··|,用《二泉映月》帮我抒发一下无奈的悲愤心情

Jade


我和Jade··|,穿着她帮我挑的莎莉



Jade是HOCHTIEF設在新加坡的亚洲总部的一名小秘书··|,印度人··|,黑黑瘦瘦的··|,清秀的瓜子脸上··|,大眼睛占了脸的一半··|--。

大概印度人在新加坡地位低··|,她在公司除了干活、基本不说话··|,也没人和她说话··|--。公司有两个新加坡秘书··|,jade算是秘书助理··|,基本上的活儿都是两个大姐大过目后分下来的辛苦任务··|--。公司举办宴會年会什么的··|,大姐大也不让她出席··|--。

从前往后···|,秘书长大姐大夫妻、我、背对着大家的是Jade


我来了后··|,很快察觉到了这细微的歧视··|,非常为Jade打抱不平··|--。加上年龄相仿··|,初来乍到新加坡住在商住酒店··|,有很多事情要请教本地人··|,每天和她同进同出··|,很快成为她的好朋友··|--。

图为公司举办中秋晚会··|,我带了Jade一起参加


一天早上··|,一进门就看到jade穿了一件传统印度服装-莎莉··|,刚想夸她漂亮··|,就看到她拿了包、一边擦眼泪一边往外跑··|,我一把拉住她

“怎么了|-··?”

“她让我回家换衣服··|,说公司上班有服装要求··|,不能穿这身”Jade一边擦眼泪一边看着大姐大的房间门说··|--。

“可今天是我生日··|,所以我穿了这身最喜欢的莎莉”

“太美了··|,真的”我赞美她“但既然有规定··|,那你回去换衣服吧··|--。下班后咱俩逛街··|,我早就想买一身莎莉穿了··|,你帮我参谋··|,我请你吃饭吃蛋糕··|,好吗|-··?”

下班后她说带我去downtown的印度区··|,那里的东西便宜很多了··|--。路上她告诉我··|,家里九个姐妹··|,父亲在小印度区的集市里开了一个印度茶铺子谋生··|--。Jade带我去买莎莉时··|,路过父亲的小摊··|,一定要请我喝一杯地道的印度奶茶··|--。

从来不知道新加坡也有这么穷的地方··|,平时连口香糖都不让嚼的一板一眼的國家··|,居然也有满地垃圾和杂乱无章的小摊的地方··|--。

我和Jade在小印度


她父亲用破旧的铝壶烧红茶··|,倒进一个洗毛了的玻璃杯里··|,再加上比茶还多的糖和炼奶··|--。我津津有味地喝着这杯违反我所有饮食原则的奶茶(我不喝茶··|,不吃蔗糖··|,不喝炼奶)··|,喝完对站在我身边搓着手看着我们的老父亲说··|,太好喝了··|--。虽然jade说请我喝··|,我还是坚持付了钱··|--。

Jade告诉我··|,父亲很辛苦··|,印度养女儿就是赔钱货··|,因为要给女儿准备丰腴的嫁妆··|,而且婚礼所有费用是女方出!所以在印度很多家生了女儿就直接弄死!

“简直岂有此理!还有王法吗|-··?这是二十世纪末吗|-··?怎么不吃人啊”我愤怒的脸红脖子粗··|--。Jade的父亲非常慈祥··|,含辛茹苦养活了九个姐妹··|,没有嫌弃过任何一个··|--。老父亲累弯了腰、把七个女儿在老家嫁了出去··|--。jade已经快三十岁··|,不想给父亲增加负担··|,希望自己挣够嫁妆再谈婚事··|,所以到新加坡来找事做··|--。最小的妹妹不想被传统婚姻束缚··|,也不想再给老父亲增加压力··|,只身到美国读书寻找自由··|--。目前只有她和父亲在新加坡··|--。Jade从未说起过她母亲··|,我也没问过··|,我从来不过问不该知道的事··|--。

Jade帮我挑了两身作莎莉的丝绸··|,我看到她摸着一幅紫色的绸子爱不释手··|,就买下来送她做生日礼物··|--。她感动得一塌糊涂··|,一定要请我吃饭··|--。我说还没吃过地道的印度饭··|,jade就带我到一家传统印度小饭馆吃饭··|--。

店面很小··|,没有桌椅··|,进去后找个空地··|,jade拉着我席地而坐··|--。来了个印度大男孩··|,在我们面前各放了一张很大的芭蕉叶子··|,jade说了些什么大概是方言··|--。一会那个男孩子回来了端着一个洗脸盆似的饭盆··|,给我俩面前的芭蕉叶子中间各放了一大勺米饭;后面另一个男孩端了个大托盘··|,里面放了几只铝盆··|,他从铝盆里盛出各种颜色的很多汤汁的菜糊糊··|,围着中间那团米饭放了一圈··|,又端来两杯水和一盆水··|--。

“来洗手”jade说着拉着我的手放进盆里洗··|--。

洗完手··|,她说“好了可以吃了”

我四处环顾了一下··|,伸出右手比划

“jade··|,是用这只手吃吗|-··?”

“对··|,你学着我··|,不是大把抓”jade笑翻了··|,看着我像婴儿一样抓食物··|--。

“用右手中间三根手指头把米饭放到菜里搅拌··|,然后托起一坨··|,这样与嘴垂直方向送进嘴··|,你看着”

jade示范了几次··|,我连抓带呼噜、终于狼狈不堪的把叶子里的饭菜基本吃完··|--。但是因为不会吃辣··|,有道辣的马铃薯菜实在吃不进去;jade说没关系可以剩菜;

“如果你吃完了··|,还有剩菜··|,你就把芭蕉叶子向外折··|,表示可以收走了;没吃完只是去洗手间或者接电话··|,就向里折”

饭菜很便宜··|,不到一个新币··|,我很开心没让她破费··|--。

Jade工资不高··|,我使劲做老板工作··|,终于给她涨了工资··|--。

我和亚洲部老板··|,贝尔先生其实是个纯种德国人··|,在亚洲部晒得黢黑、像个印度人··|,所以这张照片被同事恶搞为“HT 印度”


在亚洲部老板家家宴(老板的夫人是马来人··|,上图为老板丈母娘)


我和贝尔先生早在1994年就在德国总部认识··|,同属于HT亚洲部··|,所以经常去他家蹭饭··|,顺便讲jade的好话··|--。

去过Jade的小印度后··|,周末再和富人朋友们约会时总有些不情愿;衣冠楚楚去逛乌节路··|,坐在五星酒店里吃香槟Sunday Brunch··|,long吧里喝着双份新加坡司令;身着华服穿梭在酒会··|,和各种高级人士款款而谈时··|,我都会想起Jade和她老父亲··|,想起他的旧茶壶··|,磨毛了的玻璃杯··|--。每每这种时候就觉得这样的浮华生活很内疚··|,不知道怎么才能帮上Jade··|--。

这也是我不喜欢新加坡的原因··|,贫富等级差距太赤裸裸··|--。中国虽然也是这样··|,但毕竟幅员辽阔··|,没有如此浓缩到天堂、地狱就是一个转身··|--。


和亚洲部老板和经理们驾船出游喝小酒


有一天Jade开心地告诉我她恋爱了··|,要知道传统印度家庭是不接受自由恋爱的··|,洞房才能看到新郎的模样··|,这和中国旧风俗异曲同工··|--。

Jade说对方是律师··|,也是个在新加坡打拼的印度男生··|--。她自己攒的钱也可以置办嫁妆和小型婚礼··|,男朋友不嫌弃她家里穷;虽然未来的婆婆不太愿意··|,但是jade说她会努力做一个好儿媳妇的··|--。我听了开心极了··|,善良的jade终于找到一个好的归宿··|--。

千禧年前夕··|,我被派到HT其他分部投标··|--。走前没告诉jade··|,自己去看望了她的老父亲··|--。喝完一杯他煮的茶··|,我塞给他一个信封、让他交给jade··|--。老父亲猜到信封里是什么坚持不要··|,我告诉他这是结婚礼物··|,在中国叫‘红包’··|,红包是祝福新人带来好运的··|,所以必须收下··|,否则就是看不起我;他听了千恩万谢地收了··|--。

钱不多··|,但愿能帮上她们··|--。

-----

不久后··|,收到jade婚礼照片··|,穿着印度新娘服装美艳无比··|,新郎也很英俊··|--。但不知为什么··|,我心里还是有点怕怕的··|,公主王子的故事毕竟只是童话里才有··|--。

HT吉隆坡办事处


一年半后··|,我被派到台湾参加THSRP··|--。项目初期··|,公司从各个分部召集人马组团队;看到有从新加坡过来的同事··|,就问起jade··|,被告知··|,结婚一年后婆婆因为她的嫁妆太单薄看不起她··|,棒打鸳鸯让儿子和她离婚··|--。一纸休书在印度传统家庭是奇耻大辱!她父亲受不了打击、竟然去世了··|--。她也辞了职··|,不知去向··|--。

我听了伤心了很久··|,难怪写邮件她一直不回··|--。这么愚昧的传统在二十一世纪居然还在践踏着女权和人性··|--。可怜的jade··|,她说过印度女人是不可以离婚的··|,男人再出轨、再家暴也只能忍着··|--。如今一纸休书··|,她和她父亲连家乡都没有颜面回了··|,难怪老人家会这么突然走掉··|--。

我写了好多邮件鼓励她··|,甚至让她到台湾来投奔我··|,但是所有的邮件都被退回··|--。后来我不敢再找了··|,怕有不好的消息··|--。

---

Jade··|,这么多年过去了··|,你在哪里|-··?你还好吗|-··?在我的世界里··|,你依旧美丽纯洁、一如你的名字··|,脏了的只是这个世界…  

HOCHTIEF新加坡公司宴会··|,与老板和老板夫人

${website.getFooterOriginal(${article.taxonomyName})}

发布者 :尊宝娱乐国际_唯一指定官方网站 - 分类 尊宝娱乐888

(必填)